「东凯」也许相爱很难

*私设如山时间线混乱 特别矫情没有营养的冷战 

*双单身设定  勿扰真人

迟来的生贺 祝 @仆巾滥竽充数 生日快乐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咔哒。”清脆的金属打火机声响彻在夜色降临的高速服务站里,靳东独自一个人走出临时的小餐厅,叮嘱同行的助理两个先去车上等他。暗沉昏黄的火焰在他的嘴角亮起又速消逝,火光把他的鼻梁照的深邃而高远,连日来的赶戏让他眼睑下生出灰暗的疲惫,叹了口气望了眼茶色玻璃窗里的自己,眼袋沉重,甚至眼角还有些发红。

烟气缭绕起来,却没存在多久就被靳东自己掐灭了,低头兀自苦笑了会儿,想起和王凯达成的戒烟协议,爱人鼓着嘴假装严肃的对自己下命令的笑眼仿佛还在眼前。习惯这东西太可怕了,一半理智,一半疯狂,夹杂着情不自禁和深入骨髓的依赖感,当一个人完全而彻底的介入你的生活,日渐改变着你的习惯,最后成为你的习惯,一寸一丝,犹如浅淡而回味萦绕的柠檬白开水,已经慢慢渗透到你的生活罅隙中,连甜美和疼痛都是不经意的。

抬腿走进暮色里,钻进车门后靳东抬眼发现天色忽然变了,阴云开始慢慢聚拢,混杂在黄昏烟云里浓稠的像打翻的墨水。走的仓促,只带了两个助理就从深圳出发往大江的片场出发,正赶上端午的最后一天假期,回程的高峰更加增添了路途的遥远和曲折。

沿途风景却是无心观赏,他必须去见王凯一面了,他必须去见他。连日来的辛苦和冷战几乎已将他假意冷静的外表撕的粉碎,从前无论什么矛盾,他和王凯从不会冷战超过三天,就算脾气上来,也当场就爆发了。

冷战,是他和王凯最不愿面对的冷静方式。冷淡固然能让对方冷静一段时间,却也是无形的刀,明知道对方的弱点在哪,假意避开那个敏感点,以为不去揭穿就相安无事,可不曾想隐形伤口一直存在,只会愈来愈溃烂发炎,等感受到疼痛也许就是不可挽回。陌生人冷眼讽刺可以无懈可击的抵挡,可在乎的人一句重话就可能让自己千疮百孔。

起因不复杂,月初王凯拍一场大夜以后,独自窝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对着夜色给靳东发语音,点开微信发出视频通话邀请,铃声响起把寂静的夜色打破,良久无人应答。关掉邀请王凯攥紧了手机,骨节发白。

十周年,他们认识整整十周年纪念日。三千多个日夜的岁月都和彼此牵连有关。白天有场戏他来回了好几次,和导演也商量好一会儿,结果取景时左右没拍到自己最满意的镜头,这几乎成了一整天坏情绪的导火索,接不通的电话语音更增添几分他的烦躁。推掉了晚上的聚餐简单打包了食物就匆匆回到酒店。

“哥,你在拍戏吗。理理我好吗?”语音条发出,约莫十分钟后才响起回复声。

“嗯宝宝?那啥,我不在拍戏,就来了几个前辈约了晚上唱歌,没推掉就来了。”话筒里靳东的声音掺杂了KTV喧闹暴躁的音乐声沉闷而压抑,让男人沉稳的低音也变的扭曲了仿佛蒙上一层烟雾。王凯深吸一口气,准备抬手再发一条语音的时候,靳东的另外一条也出现。“凯啊,他们那头喊我了,这里太吵,我晚上回去再和你聊好不好?你乖啊听话啊...”王凯欲言又止,想直接质问他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想问两个人一个月没有见面他就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你不想我吗。

最后却还是忍住了没有提一个字。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越来越变得在乎这样的仪式感和存在感,什么时候自己的习惯被他完全沾染。

第二遍再听起语音的时候,王凯在一片嬉闹声中听见一句年轻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东哥,敬仰你许久,喝一杯不见外吧。

压抑了一整天的火气升腾起来,人情绪一旦发作就很难把思绪收回,在平时看起来很细微的矛盾在情绪压抑久了只会也会被无限放大,失望比钱好攒的多,一点一滴化为争吵的导火索,在无限孤独里向往找个伴侣,在日光包围下又向往自由无束缚,是渴望被驯服又不羁的困兽。

得到浪漫又要有空间,得到定局却怕去到终站。矛盾是人之长情,连从前感情干脆利落的王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靳东以后情绪化的厉害,当争吵来临,爆发激烈或是迅速消失,有些情绪无关物质或缺失什么,恰恰是恐惧得不知自己在患得患失什么,王凯清楚的知晓自己的患得患失,可每一次的争吵最后的和好终是道不清在害怕还是失望。害怕对方的爱爱的不够彻底,失望自己对对方的不够信任和坚定。

可明明,从前他不是这样的人。二十出头的王凯,敢爱敢恨敢付出,亦敢心碎。放在十年前他不会想有天自己要为了一个什么人而特别患得患失,也不曾想他一辈子会很爱谁。爱情,是太奢侈又太廉价的东西,它不能用太过定性的定义和概念来描摹。太像鬼魂,议论的人多,真见过的人寥寥无几。

所以自己何德何能,遇见一个想相守一生而那个人也有勇气和自己度过后半的爱人。

“哦。那没事了,你真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算了。还有你少喝点酒别喝得不控制占别人小姑娘便宜。再见。”语气冷淡而急促,压着几近爆发的怒火对着手机一口气说完扔了手机在一旁。

等王凯反应过来望向床头柜一角,打包的饭盒早已经冷透了,胃里隐隐作痛,爬起来的时候脚有些麻了,就着冰凉的饭菜胡乱塞了几口,很奇怪,人在难过的时候容易一边吃饭一边哽咽,想要吃的快些盖住翻涌的泪感,却越加塞着呼吸和心跳。

其实说完刚才的话王凯就有些后悔了,不信任是感情最大的危机,他并非真的不信任靳东,只是脾气上来气话就容易脱口而出,甚至不经大脑,多少次他告诉自己不能这样,要改,而靳东却总抢先一步对他道歉说自己不对。二人为了避免大的争吵,几乎总是靳东先服软道歉。久而久之,自己的情绪竟成为了理所当然。和靳东在一起久了,胃都被他养的娇气,到了饭点不按时吃饭胃肯定是要和他作对的。捂着胃坐到窗边,脚下是小城零星的车流和霓虹闪耀,一瞬间王凯觉得这里和他在北京从前的家也没什么两样,孤单沉默一个人过活,吃饭将就乐趣一个人分享,一个人也能快乐,只是很少真的快乐。躺下来蜷缩起来身子,仿佛蜗牛把沉重的壳卸下了终于有喘息的机会,却瞬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家的庇护。

家里的厨房都该落了层灰了吧。情绪不受自我控制的乱飞,王凯这样想。

没有靳东,哪里都不是他的家。

靳东点开王凯那条语音之后第一反应是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一拍脑袋想起纪念日这回事,复而生起歉意,但听完后面王凯的气话,他已经慢慢沉下了脸色,于是发了一整串完整的语音,“凯凯,今天忘记什么日子我先向你道歉,这些日子忙的没时间和你聊太久真的对不起。但后面的话以后我真的不想再听到了,那就这么不信任我不信任我俩吗?我没有喝那个姑娘的酒因为我答应过你戒酒我也会坚持到底,有什么话你就不能好好沟通吗非要把话说得阴阳怪气你不知道是往我胸口上戳刀吗?”

放开按键,屏幕显示的却是横亘在靳东眼前的鲜红的感叹号,显示自己被对方拉黑。像是什么东西撕扯开显露出暗红色一般,鲜红的就像他心口上的伤口,又是这样,又是这样。靳东有些暴躁的气愤,上一次两人闹脾气王凯也是这样不由分说的把他的道歉拉黑,夜晚也没回他们共同的家,留他一个人在昏暗的玄关抽烟一整夜。他甚至宁愿王凯和他当面争吵,无论是砸东西还是开口骂他,都好过冷淡的讽刺。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总是自己一味地道歉要求和好。一个感叹号凉了靳东一大半的心,再打电话对方已显示关机。就是这一个凭什么的想法,就让他们整整冷战了半个月。

对不起,在爱情里你和我都不是聪明人,我们会作,使劲儿的作,我们会阴阳怪气,我们会伸手抱紧对方又假意甩开对方的手。那个人出现,会觉得也亦渴望对方无条件的包容自己,觉得快乐连起来能形成天梯,却不想天梯不可只向上攀爬,还需要并肩陪对方慢慢的走,我们乐此不疲,我们把短暂的重伤对方当成爱的证明和自以为是的伤痕,其实,怎能不两败俱伤。

靳东和王凯,在爱情里,亦不是什么聪明人。

这不是靳东第一次横跨千里只为见王凯一面了,连轴转了好些日子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这半个月来他总是通过各种渠道知晓到王凯的消息,几个老朋友的微信群里不时有王凯的剧透传来,显而易见是王凯又瘦了许多,在风口里好似纸片人,摇摇欲坠的冷淡,但大家见讨论时靳东一句话也不曾发言,也大概心知肚明两人怕是吵架了,没有多言。打给助理督促王凯一定要按时吃饭,助理在电话那头也是为难,说东哥我们已经很努力劝他吃了,恨不得一天塞五顿,可凯哥就是不愿意多吃啊,您也知道的他一有心事就瘦,我们几个看他难过心里也不好受啊。

您要不来剧组一趟?也就您能劝的动他了。

靳东思忖着还是答应,冷静了十几天,假装刻意加重的工作和行程每日的疲倦麻痹不了自己担心爱人的心情,折磨他,等于折磨自己,谁都不好过。看见那些路透的照片又生气又心疼,我该拿你怎么办,王凯,我能怎么办。

可你知道吗,我对这样的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对于深爱你这件事,一点办法也没有。

下车钻出车门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落着雨,他没有带伞也无所谓打伞了,去见他,用最快的速度去见他。空气中尚弥漫着广玉兰凋谢在雨中的气息,缠缠绕绕的。

靳东一身休闲裤加黑T,穿越叠加的层层人群向王凯的化妆间走去,一路上多是正午山影和曾经一起共事的同事伙伴,有好些向靳东打招呼,他还是按下耐心点头回应。独自在法国的那三个夜晚他整夜整夜的失眠,脑海里放映的全在前几年他和王凯在南法那片星空下相拥亲吻的画面,热恋的两个人总是不知疲倦的诉说情话,不知后悔的许下誓言,他看着手机屏幕里王凯皱起的眉头唱,我忘不了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来疼我。已经是千疮百孔的疼而揪心。

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那一年的离人仿佛还历历在目,却在眨眼间时光匆匆。

等到爱是永恒的旋律响起,靳东的脑海里突然轰然炸开,而眼眶却比知觉更早感触。原来王凯一直瞒着神神秘秘不愿意告诉自己的就是这首哥,这个人和他一样渴望与他跨过一切困难和挫折在一起,千千万万世纪都要在一起,曾经错过的青春再也无法追悔,才更加要珍惜往后的日子啊。

所以,这个人那么好,你要好好的爱他呀。

等真的推开门见到王凯的时候他已经除了心疼什么多余的情绪都没有了,只是愣了神,快步走向王凯给了他一个箍紧的拥抱,很紧很牢几乎叫王凯喘不过气。眼眶已经是红了大半。

“你....你怎么就那么不知道心疼自己啊。”三分气愤七分心疼的语气就回荡在王凯耳边。

气其实早就消散了,只剩倔强和一点点所谓的尊严作祟,可,也抵不过思念。王凯回应他哥,只轻声说,“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后来的微信我听到了,以后真的不这样了。”

“我也有错,为了赶日程冷落你了。以后咱有气,还当面发好吗。”

王凯揉了一把眼角,闷声说,“最好永远没有下次了哼。”

“好好好,没有下次了。都听你的好不好。”靳东这会儿也缓过来情绪,把他拉到沙发上坐好,给了王凯一个安稳沉静的拥抱,手掌细细拍着王凯的背,像在缓和近些日子的一切冷漠和伤心。

“以后你也不能什么都让着我,不能随便就不信任对方。”

“嗯。”

“还有,你改改你的脾气和占有欲好不好,我也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嗯。”

“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嗯。”

一室的无言和安静的相拥。王凯想起剧组阿姨手巧,从家里带了包好的鲜肉粽子,还有板栗红枣红豆的,新鲜的香兰叶也是不久前采摘好的,散发着淡淡清香沁人心脾,这会还热着便从保温盒里面取出来。

“太甜了,你吃。”王凯啧了一声,修长手指剥开层层叶片,甜腻的香气散开在小房间之内,那人却低头啄了一把王凯的指尖,一时他耳根都是通红的,靳东知道他这是犯傲娇了一时得缓缓,笑而不语也没去拆穿他。两人解决了几颗粽子,起身一起走去洗手。

夜晚王凯从剧组饭局回到酒店时候,窗外的雨断断续续时落时停,两个人相拥而眠,肌肤贴着肌肤,他们明天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只是拥着对方享受一个温暖的夜晚。夏至时节已到,一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相爱久了有时候会短暂忘记自己很爱对方。爱情里没有谁是天生要迁就谁的,也没有谁非要为谁的撕心裂肺而真情实感,这不是代表没爱过或是不爱,爱情也是一项两个人合作经营的项目,人们总强调爱情是疯狂的冲动的热情的,却不提维持爱情所需要的理性和智慧。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爱给人试图解决问题的信心,勇气,决心和耐心。只要清楚对方是爱自己的,就不怕走不到最后。

不介意等久一点,只要最后等来的是你。
对吧。

THE END.

评论(5)
热度(47)
  1. 玫姿绰态远山不远 转载了此文字
 
© 远山不远 | Powered by LOFTER